薄荷雪莉

避世的大图书馆自言自语

1戏仿 2p原文


来自《纳博科夫短篇小说全集》


被原作触动的即兴写作一种


爱是否算做成熟 是否“坚如磐石” 


总是千人千面 各有各解


#原文的天空和苍穹并列虽是想强调颜色之别 总觉得有些不妥 再换视角想 又觉得这样的责难似乎有些不体贴译者的辛苦了(自省)#

穿长衫的安提戈涅

希腊的悲剧 是杀父娶母式的鲜血淋漓


中国的悲剧 是壮士失节式的悲哀痛苦


一个写世人 一个写士人 精神大有不同


顶传统的中国人看希腊的悲剧 决计是要吓坏的


原是死生事大 死只有一次


失节背信便要寻死的清白秀才


见到了背弃伦常的极端惨地


闻所未闻 见所未见 纵然痛苦 然而不能百死


冷眼看去


这等老派人在话语场上早已销声匿迹


不知暗地里还有没有


有或没有 都不重要的 这个时代里


作声的赖活着 不作声便是死透了


看希腊悲剧而咂嘴的观众们


无一不是穿黑色长衫的安提戈涅  


茴香豆和妙脆角齐飞


花生米与泡泡糖一色


所谓中西 所谓自我与他者 对立返照 其乐无穷


书桌与书桌之外

读书本不是这世界上顶重要的事


重要的是寻求真理 成为一个丰富完整的人


在命运的无常中 打磨成一幅杰作


杰作无一不是和着泪的


读书少者 要向书迈进一步


读书多者 向书桌外迈一步


这个世界的分歧和隔阂想必会消弭许多


怨气消散 傲气冲淡


这样以后


一个人才能感到自己的卑微和幼稚


感到自身的卑微和渺小 是一切可能的伟大的开始


天与云与山与水 上下一白 


其间无言 只余淡淡的笑影


熠熠的泪光


便是写下无悔的最后一笔


至此 迎来与命运、与人生的最终和解



论悱


想说却不能恰当的说出


以此一字概括思想与语言之间


挂一漏万之难堪处境


思想是飘忽的云 语言是实质的雨


一场雨 终究不是云 


终究要损失惨重

论人世的无人

现象级别的人 正如夜间墓地里的磷火


无意识地 愉快地 顺从了所有命运的安排


觉悟者 挣扎着冲破土穴 醒来


看这世界


只有磷火 只有现象 实在无人


这是何等的可怖 何等的傲慢


觉悟即是冒犯


先知即是魔鬼


真理即是罪恶




觉悟者羞愧却又不得死 


这是何等的 对人世的恶毒中伤

论巧克力和包装纸的区别

读书不是不可以读名言的

但是

只读名言警句集


就像吃巧克力

只吃包装纸一样无趣

读原典 看原作

只有原典 才是原点

才能引出任何可能的真见解

除此之外 皆是情绪 皆是发泄 全无意义


接之前的图

画月亮背景和少女的过程

登月快乐(*´・v・)


着陆器和月球车—嫦娥四号姐妹


3-4p来自bilibili共青团中央官设图

马克思·韦伯《政治作为一项志业》


韦伯明审


革命运的命 幽命运一默 


在认识了生活的苦难之后依然大笑着接受了命运的种种笔误 


这行为便是一个觉悟了的政治学意义上的真正的人 


也可以说是世界这个容器能容许的唯一真正的英雄 


像一个坚定的锡兵 有着钢铁般坚韧的心


像丹柯在森林里 海燕在怒涛中


他们的心终究要破碎 然而却绝不能算不幸

论三种权力的逻辑

霍布斯:人与人之间永无止境的斗争和暴死的恐惧

所有人对所有人进入战争状态 我们随时会被任何一个力量或智谋更加强大的人杀死 所有非我 皆是敌手


洛克:竞争性的关系和共存的态势

以国家为单位的竞争状态 追求安全平衡 允许力量不一的对手存在 不以消灭非我 侵占领土作为最终最高目标


卢梭:利益和意志的共同体 永久和平

基于契约和共同意识产生的社会纽带使得国家放下争斗形成紧密的共同体 像朋友一样联合起来 最终出现永久的和平

霍布斯的逻辑是谁都能懂的 这无损于他的光伟

洛克是无比实用的 不显沉重 也飞不起来

卢梭的思想太美 令人沉醉 但终究是想得太美了